登录 推广| 客服 |
手机网 Android App IOS
手机网 Android App IOS
欢迎您,
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期货| 现货| 港股| 保险| 银行| 理财| 债券| 黄金| 期指| 数据| 创业板| 圈子| 专题| 外汇| 视频| 微信| 博客| 直播| 部落
精一天使李汉生:商业模式中的九层妖塔,一单投出500倍回报
  投资家 ● 06-16 15:50

他曾是职业经理人,创过业,做过基金管理人,一直活跃在天使圈;他主张“精益创业、精益投资”并钻研出一套适用于个人天使的投资秘诀;他说自己不是一个理性投资人,感性来自对创业敬畏之心以及对所熟悉领域的把握。

这就是精一天使公社创始人,中关村活跃天使投资人、华创盛景基金创始合伙人、中关村天使投资协会主要发起人、亚杰商会创始会长和“创业家摇篮计划”导师、和勤软件创始人李汉生;易观智库、和创科技、蚁视科技是他投出的明星企业,盛景网联更是为他带来500倍的投资回报。

面对当下的“双创”环境,李汉生认为,不论是投资人、企业家还是创业者,都应该拥有“科创家”思维,特别是在新经济中,创业和投资已经无法分开,会越来越紧密的依赖彼此。(以下内容来自李汉生的最新精彩分享,教你如何从企业家向新经济科创家转变,投资家网建议收藏阅读。)

投资人、企业家、创业者要有“科创家”思维

我从1987年加入HP到99年离开,从企业管理者到后来做创业,再后来做投资,个人投、基金投,这十几年其实一直在做投资和创业指导,最近这两三年又重新进入创业的状态做精一天使公社,也在做投资。回头来看,我似乎一直在创,在变,也好像一直没变。今天我们好像很容易听到“转型”,转型不是目的,本质我们还是在讲创新创业。

所以,我们不要讲投资人、企业家或者创业家,我们应该要有“科创家”的思维,特别是在新经济中,为什么叫“新经济科创家”?首先是新经济,“新”其实是未来,那我们怎么看未来,它的趋势是什么?

我想讲两个小故事,第一个故事:

2005年亚杰商会年会上,我第一次认识当时还是紫光副总裁的彭志强(现任盛景网联董事长),我当时是亚杰商会的创始会长,他是年会主持人,我当时对他有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就是我们当时嘉宾林毅夫在台上做了一个半小时的演讲,分享未来经济,讲完后,作为主持人的彭志强就做一个总结,不到一分钟,哇,我就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厉害,总结的着么好,淋漓精致,当时对他一个好的印象。

后来2007年他找到我,说想做一个中小企业服务的事情,就是盛景网联,当时中小企业服务是很冷门的,但我当时确实有一种感觉,就是中小企业一定会起来,我就给了他200万,他就做了。今天盛景网联培训了很多民营企业家,辅导1500家企业,在新三板上市,在中小企业培训走在了前列,当然在这中间我们做了很多的尝试和转型,慢慢的做起来。

这是我比较成功的一个投资,几乎超过了500的回报,也是因为对中小企业这个赛道的感觉,2010年我又投了和创科技,它是给中小企业解决对企业外勤人员管理的一个移动应用,非常小的一个应用。

今天回过头来看,好像投的还不错,我一直说主要方向靠谱,人也靠谱,这就是最早做投资的一套逻辑。我一直觉得企业家应该有一种直觉,什么事情靠谱不靠谱,应该都有一种感觉。我觉得我应该有一些能力,就是习惯去琢磨未来会怎么样。

其实后面投资赛道的选择,自己会做一个大的判断,大数据今天很流行,其实我五六年前就已经投了几家大数据的公司,现在新能源电动车很火热,我在三四年前也已经开始布局了,这是我自己投资的一个逻辑:提前进行赛道的布局,让我获得超额的回报。当然还是要找到好项目,找到对的人,这个是越不过的。

但是我慢慢习惯了怎么去感觉和找到未来要发生的事,那如果我赌对了,就比较高兴,这个高兴反而比我赚300倍、500倍更开心,因为我觉得我的判断力比较靠谱,形成这样一个习惯。

前面讲了我对趋势的判断让我获得超额回报的事情,其实有一件事情让我特别的后悔,我没有看到和抓住这个信号:1982年毕业工作,1987年加入HP,99年离开HP,HP的12年,2001年与kampai合并,1981年IBM推出PC, 2004年IBM PC卖给联想,IBM做PC,到卖了pc联想24年。

我很幸运我是个IT人,我抓住了IT的机遇,PC行业的黄金时期,我做了12年HP的事业,做到中国区总裁。但是我错过了互联网的机遇,在2000年互联网最好的时候,我没有看到这个趋势,抓住它,今天我特别后悔。

所以我今天要特别强调我们该怎么看趋势,怎么在噪音中聆听变革的信号。有没有方法去看未来?我们企业家每天面对很多的信号。其实每一个信号会引发我去设想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有一个对未来很重要的不可忽视的关键要素就是新的科技变革。

科技的变革绝对会对未来的商业产生非常重大的影响,它催生新工具,改变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它让一些新企业应运而生,也让一些巨型企业默默倒下。

趋势是最大赛道,“新科技”是重要信号

最近有一本书叫《人类简史》,那我讲一个企业科技运营的简史。

在我这个年龄,我记得在卖IBM、惠普的电脑,我们都不讲科技的,我都说:惠普的电脑质量最好。就把东西卖出去了。最早企业都在初期,在工业慢慢自动化之前,质量是我们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后来,企业很容易做出质量,我们很容易做到大批量的生产。

后面我们就是拼管理——做规模化的管理,管理是企业后来要面对的问题。最近我看到陈春花老师的演讲,也提到了“十年前企业的竞争力是如何做到规模;五年前是利用科技的商业模式;未来十年:你要做好未来的管理。”

那么什么叫未来的管理,未来怎么管理?第一个我觉得:深刻的认识科技对企业未来的影响,这是一个毫无疑问的事情,敏感去听一些信号,理解一些微小的变化,敏感度。今天我们面对的一次技术革命的来临,有可能比我们过去经历的互联网技术变革带来的变化更强大、更快、更颠覆。

给大家分享第二个故事:

大家应该也很熟悉这个事情,就是AlphaGo打败柯洁,这个跟我们企业家有什么关系呢?其实在过去,AlphaGo出来之前,我对人工智能我是有点怀疑态度,但是这个事件发生之后,我没搞懂,我觉得一个机器怎么会把把我们最好的这个棋手给打败了呢?

我翻了《自然》杂志里面有关人工智能的一些介绍,了解Demis Hassabis(AlphaGo之父,Deep Mind创始人,人工智能程序师兼神经科学家)的一些演讲,包括了解了Google收购的Deep Mind公司,让我改变了原来的认知。

Deep Mind创始人、AlphaGo之父 杰米斯·哈萨比斯

为什么AlghaGo能赢柯洁?假如你要是简单的看是一个机器的算法,它比人快,所以他赢了这个比赛的话,那么我认为对这个事情的理解就不够深刻,专程调研之后,我真的认为人工智能的时代来临已经很接近,这个接近有可能会颠覆了好多工作职位,甚至颠覆了好多企业。

给大家普及两个名词解释:今天叫deep leaning:深度学习,过去我们叫machine leaning,机器学习,这两个词是不一样的,当然这个里面有基于非常专业的人工神经网络研究,我就简单通俗一点解释:

machine leaning:机器学习,其实就是一个程序,你教它怎么怎么下棋,它就能怎么下棋;你教他五段的棋谱,它五段的跟五段的打,六段的能把他赢了。

deep leaning:多了一个定论,除了你教我学习之外,我还能自己继续学习,今天程序已经能模拟人脑的神经元,就是说机器它可以再继续学习,给他五段棋谱的一个机器,它学完之后,自己可以学习到六段七段。

哇,这个我一看我就发抖了,它可以自己学习,我感觉这个就像电影,科幻片里的情节全都在发生,这不是想象力,已经成了我们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人类已经研究了围棋3000年了,人工智能却告诉我们:“其实我们对围棋的了解,还没有挖到表面。”所以看起来是人工智能与围棋的较量,其实就是科技替代人类,替代一些职业的信号。

新一轮科技,一定是颠覆科技+产业。再说回过去我错过互联网,当时我觉得我应该是挺高大上的吧,也是企业高管,搞IT,这就好像一个很成功的人士开着法拉利,拿着大哥大,觉得自己很牛,然后呢突然就有人开个火箭在我顶上飞过去,我就是那个开车的老司机,直接被越顶 ......

我不想你们当这样的老司机,被未来的那些人给越顶。所以,无论从事什么行业,我们要花点时间理解科技,当然不是说我们自己要懂科技,但是我们要能够驾驭它,这是科创家的第一层含义。

愿景需要信仰,市场需要验证,速度需要轨道

那么第二层含义是什么呢?是科学创业,也是我们说的新创业。过去的十多年我一直也在关注创业,我做过好多项目的创业导师,做好多创业指导工作,但是在这几年我认为我对创业的事情又有一些新的认知,假如我们用老的思路去看创业,今天可能丢掉机会。假如用一个场景去理解这个新创业的话,我脑海中是这样一个画面:

这个画面也是好莱坞电影片里面的,地震、海啸来了,沙石飞走,大家都努力避开的那个灾难场景。现实中,我们只有很短的时间之内要起飞,假如没有这种心态的话,我认为有问题,因为循序渐进的这种思维是会影响创新的。我们今天做任何的创新创业,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的话,最后你会跟着这个地蹋下去。

面对未来我们要去做的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创新,创新是在做一个不确定的事情,我们怎么在想不清楚的过程中,一步一步更确定,甚至可以慢慢接近成功,在创业过程中,其实是有方法的。

那我就来讲讲我做精一天使公社吧,我是50年代的人,我今天还在创业,我认为这是企业家的本性,我们对未来好奇,我们对梦想有追求,我们想实现社会的价值。其实对于我来说,做投资也挺好,但是我认为还是没有达到我自己的社会价值。所以我挑了一个我喜欢的事情去做——精一天使公社,但是,不能用老的创业思维去做,要不然那个老司机会再死一次。

所以,我要重新去看,什么叫新创业,我今天做精一天使公社,我会问自己,对这个事情有没有一个很强的信念,为什么做这个事儿——我想改变我们今天的创投创业生态,特别是我们想去帮助更多的年轻人,这个是我自己的一个愿景,我有这种信仰。

我们都很熟悉埃隆马斯克,我非常佩服他,我们叫他钢铁侠,他2002年搞了space X,要把人送到天,2004年他投了特斯拉。2008年有一个重大的选择:选择到底是space X倒闭、还是特斯拉倒闭。他一家人五个孩子,住在一个小房子里面,他们熬过这个阶段,今天你看来他成功了。但是什么事让他能够越过这么多的困难,我认为还是他对自己这件事情的信仰,愿景的信仰,让他越过了这些困难。

我们精一天使公社在2015年成立的时候,大家看我们就是一个培训公司,但是我知道我们不是培训公司,我的合伙人以及我们的员工都知道我们不是培训公司。我相信我的合伙人,他们不会因为李汉生要搞一个培训公司而参与到我的公司。而是因为我们的轨道已经设定出来了,我们不是只有一个商业模式。

我们在设计整个我们创业过程的时候,已经把我们整个不同轨道纬度的商业模式都设计好了,我们有投资课程,我们有社群运营,我们有陪跑,一个真正做投资的闭环落地,最后我们是一个投资平台。当时就已经设计到2017、18年,然后我们就按照不同纬度的商业模式轨道一直往前走,加速验证,加速升维。

我认为未来创业的新的思路,就是要科学创业,总结起来就是:愿景需要信仰,市场需要验证,速度需要轨道。

商业模式升维、超维,“精益创业”方法论

十年前,我们刚开始做盛景网联那个年代,我们讲商业模式的力量,就是基于一个模式,碰到问题才去解决或尝试转换都来来得及,也做的挺好。但现在科技驱动商业模式不停的变化,创业的已经速度不一样了,过去,我们没有共享

经济和社群经济,科技带给了我们这些,还有知识经济。

如今,被越顶的风险越来越大,假如你没有把后面几步都想好了,你的失败率就会很高。另外一个很关键的要素,就是资本的对接,资本对商业模式的理解一定是比你想得更多。

精一通过研究硅谷的精益创业的方法论,做了很多落地的实践,提出一个新的概念,叫商业模式九层妖塔,我们认为升维在整个创业的过程的前期花的精力应该是最多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把精力都花在做在种子轮投资。

因为我们要在种子轮把最好的商业模式全都想好并验证完毕,一推出去,它比所有竞争对手的创业公司都跑得快,这样,我们的天使学员回报才会更高。今天精一是靠培训做收入的,我进入升维的话,任何人在培训里面跟我竞争,我就可以用很低的价格获客,因为我的维度更高。

我们希望通过这套实践,能够帮助创业家去越过那些瓶颈,然后做到成功。这就是我说的新经济科创家,看的懂趋势,能够关注和驾驭新科技;用科学的方法创业。

企业家如何实现持续的价值变现?

其实今天我们来的企业家,我觉得都是对未来有思考的企业家,包括我,虽然是50年代的人,我绝对相信今天生命科技的进步,可以使我们再干20年。我对未来有自己的想象力,你可能也一样,但是要先跳进去,在这个过程中间,要全心投入。

你可以选择怎么改造自己的企业,也可以选择去做一个导师,帮助更多的年轻人,也可以像我一样选择做一个创业家和天使。经营企业还是做投资孵化,我认为这个互不影响,其实它是你一个新的第二职业选择,我认为它也在帮助我做最大的价值的变现。

我们企业家有很多的经验,有很多的人脉,有很多产业的能量,怎么样把它做最大的价值变现,假如你去选择做一个科创家的话,我认为还有很多的未来可以去畅想。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