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推广| 客服 |
手机网 Android App IOS
手机网 Android App IOS
欢迎您,
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期货| 现货| 港股| 保险| 银行| 理财| 债券| 黄金| 期指| 数据| 创业板| 圈子| 专题| 外汇| 视频| 微信| 博客| 直播| 部落
百丽私有化转型被短期利益束缚 能否东山再起待考
  中国经营报 ● 05-20 07:05

百丽寻求私有化能否东山再起?

吴容

在经历早前的停牌和各方猜测后,“一代鞋王”百丽终于要走上私有化之路了。4月28日,百丽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丽国际”)发布公告表示,由高瓴资本集团、鼎晖投资以及百丽国际执行董事组成的财团,向百丽国际提出私有化要约,总收购价531亿港元。而就在正式私有化之前,百丽国际在5月15日发布了其在公开市场的最后一份年报。截至2017年2月28日,营收为417.07亿元人民币,同比上涨2.2%;净利润为24.03亿元,同比下降18.1%。

志起未来营销集团董事长李志起表示,上市公司受制于财报压力,往往在开创性业务上会趋于保守,百丽当前的问题需要相当长时间和研发投入才能尝试转型,所以退市后更方便操作,私有化的动作对于百丽而言是有利的。服装行业观察人士程伟雄认为, 品牌同质化严重,产品更新迭代缓慢,再加上百货渠道本身的乏力等原因,昔日鞋王百丽的业绩每况愈下,百丽国际仍然无法在转型上获得实质进展,未来的困境依然存在。《中国经营报》记者向百丽国际发去采访函试图了解更多具体情况,不过截至发稿,并未收到答复。

百丽最后一份年报并不理想

4月28日,随着百丽国际发布的一则公告,此前的出售“传闻”变成事实。不同的是,传闻中百丽国际将“贱卖”442亿港元,而由高瓴资本集团、鼎晖投资及百丽国际执行董事于武和盛放组成的财团向百丽国际提出私有化要约,建议总收购价高达531亿港元。据悉,百丽国际的此次交易超过了此前万达商业345亿港元的私有化总额,一跃成为港交所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私有化交易。

出售的背后是百丽国际等企业近年越来越不理想的业绩。根据百丽国际正式私有化之前、本月15日发布的最后一份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2月28日,营收为417.07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上升2.2%;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03亿元,同比下降18.1%。如此前3月份该集团发布的盈警,百丽集团纯利下跌18.1%,符合盈警预期,但连续两年下滑。

记者查阅百丽国际近年年报发现,2015/2016财年公司业绩出现大幅下滑,鞋类业务销售收入下降8.5%,净利润大幅下降38.4%。截至2014年2月28日的财年四季度以来,百利国际鞋类业务同店销售额连续13个季度负增长。伴随而来的是“关店潮”,2015/2016财年,百丽国际鞋类业务零售网点进入收缩状态,截至2016年2月29日,零售网点净减少366家至13762家门店。截至2017年2月28日,百丽集团的鞋类业务门店数量再度减少到13062家,门店净减少数量约700家。

瑞信在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若百丽国际决定不进行重组,集团的鞋类业务经营利润在未来3至4年将每年下跌25%至30%。然而结构性改革可能导致盈利出现更大幅度下跌,如鞋类业务经营利润按年跌逾50%,该行预计百丽国际未来数年的鞋类业务仍然艰难。

程伟雄认为:“百丽原来号称是上千亿港币的市值,现在不足500亿港币,如果业绩持续下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股东的利益是难以保障的,出于对股东利益和收获短期利益的考虑,私有化显然是必要的。此外,就像百丽集团CEO盛百椒所说的那样,私有化对于百丽而言,更多时候是出于可以收获短期利益的目的。但按照目前的情况,如果想要解决一些长远的利益,包括品牌的问题、业绩反弹回来,至少需要3~5年,但对投资者、股东来说,显然是坐不住了。”

转型被短期利益束缚

程伟雄指出,百丽国际当前存在的具体问题:“首先是品牌老化、产品款式更新迭代缓慢;其次,随着它所倚重的百货渠道正在不断老化,导致门店业绩不断下滑甚至关张;再者,不仅遭遇电商的冲击,其自身试图发展的电商平台也并不理想;另外,百丽多品牌战略导致其库存量高企。这些问题都使得昔日鞋王百丽的业绩每况愈下。”

在尝试的一系列转型中,百丽首先进行的调整是关店。去年6~8月,百丽在内地关闭了276家门店,截至今年2月,其在全国仅剩 13062家门店。除了关店止损,百丽还对部分店面装潢进行了改版。比如北京西单汉光百货、君太百货里百丽专柜的主打色从原来的枣红色改为浅灰、白色、黑色。不过在广州,根据记者的走访,位于广州中华广场、太阳新天地的百丽门店并未和以前不同。

此前有媒体报道,在百丽,一项决议的作出和修改往往需通过各大部门沟通和各类会议讨论,从图纸到成品展示的生产流程要3至6个月,相比之下,ZARA、H&M等快时尚品牌则只需10天左右。盛百椒也承认,消费者对性价比、个性化和便利性的要求变化之快仍让集团感到措手不及。而其目光不够长远,被短期的利益束缚也是百丽国际转型失败的原因之一。

2009年,百丽国际开始涉足电子商务,先后成立了淘秀网、优购网上鞋城,曾创下11亿元的销售业绩。百丽国际后将两者合并,并更名为优购时尚商城。同年,优购网经历了重大人员变动,优购网原CMO徐雷、高级副总裁谢云立和COO张小军先后离职。电商分析师李成东认为,百丽的电商转型失败,很大原因在于它的价格策略,百丽十分依赖于线下门店,而做电商业务很直接的问题是价格,线上的价格肯定不能比线下高,一旦线上卖得不好,对渠道矛盾不重视的百丽很可能会减少或者放弃对线上的投入,从而保留和保护实体,这样电商转型就被牺牲掉了。

盛百椒也坦言,百丽对于百货公司渠道过度依赖,然而线上平台销售仍未成气候。“目前公司80%的销售额、90%的利润来自于百货公司,但是全球百货公司销售出现持续下滑的态势,我们却找不到转型的方向和方法。”对此,李志起认为,百丽原来以传统商场为主的销售模式正在被改变,需要找到新的运营模式,但是此时,它的电商业务并不理想,网上销售没有达到预期,线下又在萎缩。而更为迫切的是,其还面临品牌老化和研发落后,跟不上消费者需求升级,这些都是私有化后要解决的问题。

盛百椒坦承,公司现时急需转型,需要抓住“时间窗口”,而转型需要新资源和新人才,尤其是数字化运营和品牌营销人才,认为高瓴资本具有能力。百丽未来也会专注转型,着眼长远利益,甚至可能不再公布季度业绩。

私有化寻找出路?

百丽国际在最新财报中提到,公司十几年前已经预测到未来运动休闲这一细分市场将出现爆炸式增长,并于2002年起进入运动行业,经销代理了Nike、Adidas等一线运动品牌,以及PUMA、Converse等二线运动品牌。去年 3 月,百丽宣布收购意大利牛仔裤品牌 Replay 母公司的部分股权。另外,它和鼎辉资本一起收购了潮牌 Sly 和 Moussy 的母公司巴洛克日本大多数股权,负责它们在中国市场的代理业务。财报显示,百丽的鞋类、运动、服饰业务呈现了明显的分化现象。截至今年2月底,鞋类业务销售额同比下滑10%至189.6亿元,相比之下,同期运动、服饰业务的销售额却大幅增长15.4%至227.47亿元。

不过,程伟雄告诉记者,在运动服饰代理行业,百丽国际并非是一家独大,它主要的竞争对手是宝胜国际。宝胜国际目前主要代理品牌包括 Nike、Adidas、Puma、Converse 等,以及Levis/TNF等休闲服装。比起百丽国际,它在独家代理、产业链以及经营等方面的布局更为完善。记者留意到,宝胜国际2016年报,截至2016年12月集团内零售网络包括5560家直营店和3199家加盟店,店铺总数为8759家。而截至2017年2月28日,百丽国际运动、服饰店铺共有7654家,均为自营店铺。宝胜国际还注重独家代理权的购买,其独家代理Converse、Reebok及HushPuppies品牌。

5月16日,盛百椒在百丽国际的全年业绩会上提到,百丽陷入今日局面责任全在于自己“没有作出正确判断和采取行动”,这次接受私有化是为了给公司“找一个出路”。

在程伟雄看来,百丽私有化如果顺利进行,是有利于百丽后续的转型动作的。“因为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退市之后,百丽做得好或差,不需要对外报备,也不受股东制约和业绩压力。但私有化如果顺利进行之后,百丽国际仍然无法在这些方面获得实质上的进展,那么它的未来依旧堪忧。”

回到顶部